春日

*相二

*再次练手小片段 


二宫和也躺在松松软软的草地上,阖上眼,两只手交叠着搁在眼前。眼前很快不再是眩目的白色,而是适合睡意的深色了。也许暖洋洋的春天本就总让人萌生睡意。



就好像有的人生来就迷人,他想。

他想起那个人。那个人也有头发、眼睛、鼻子和嘴唇,也有手和脚、屁股和腰,但它们总和别人的这一切,有点不同。



那个人喜欢把下巴卡在他的锁骨上,没什么肉的一块下巴压得生疼。但糟糕的是那个人还要在耳边轻轻地笑,笑起来的时候热气熏在自己耳尖,痒痒的,像是被毛茸茸的小动物用羽毛抚过。

那个人会没脸没皮地和他开玩笑,会用双臂把他从背后圈在怀里,用甜得发腻的语调,扭着腰肢说“和子,嫁给我嘛”,看着他露出生气的表情,然后哈哈大笑着抬起手揉揉他的头,再用脸颊蹭蹭他,又眨着眼睛向他道歉。

那个人总是要牵着他的手过街,如果他不乖乖靠上去,就会一把搂住他的腰;被埋怨为什么不跟上来的时候,千万不可以顶嘴,否则代价就是头顶的一记栗爆。

那个人和他说话总是凑得很近,每一次都能闻见对方头发散发出的薄荷味洗发水的味道,看见一颤一颤的睫毛,以及听见那个人,永远用力跳动的心脏的声音。

那个人还会和他度过一个又一个大汗淋漓的夜晚,用沙哑的嗓音叫着他的名字,用黏湿的舌头描摹着他的皮肤,他的颤抖,和他的压抑的哭泣。



二宫翻了个身,侧着蜷了起来。耳朵被草芽拂过的时候,痒痒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勾起了嘴唇。偶尔出个门也还不错,室内派的二宫想着,如果可以躺在草地上懒一天的话。



“小和。”

“出来玩不要总是懒洋洋的嘛。”

“小和。”

“小和QAQ。”



“うるさい。”

那个人,那个吵吵闹闹的家伙,和自己在一起,也不错。

也许是最高级的不错了,他想着。




*本来想写“撩人的技巧是天生的” 结果跑偏了 唔

  53 10
评论(10)
热度(53)

© 请爱护柴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