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汽水

*x2 不忍直视的幼儿园文笔

*自娱自乐填脑洞向

*小老板(?)N×少年A

 

是夏天。

二宫和也站在便利店的玻璃门里发呆。

眯着眼睛,就能看到门前空旷的马路上起伏的热浪。

焦点模糊以后,世界变成一团一团的光点。街这边的树深绿色的叶子和对街的重合在一起。五颜六色的招牌像打翻的颜料盘。

他忍不住开始期待那个少年。

那个每天准时大汗淋漓地出现,头发蓬蓬软软永远只要一瓶薄荷汽水的少年。

 



 

 

 

午后的蝉鸣总是叫得人心烦意躁,而且还总是带着绝妙的催眠效果。

这么热的下午不会有人这么蠢地出门买东西吧。

这样想着,二宫和也弯腰搬来休息间的凳子,双臂一蜷,枕着一双小细胳膊,趴在收银台的桌上睡着了。

——直到被一声年轻的叫喊吵醒。

“老板。……老板!”

睡眠不深的二宫和也突然惊醒,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眯了好一阵子。

有点生气地拧了拧眉头,心里愤愤地想着“为什么要抛弃家里的空调跑到这里来啊!”,而摆出一副呲牙咧嘴的表情。

然而一抬头,却迎上一双水汪汪的乌黑眼珠。

杏眼随着笑意,慢慢弯成一泓月牙。明明是少年,眼角却还不争气地牵起了细细的褶皱——然而瞳孔里仍是百分百的,清澈透亮的少年眼神。

电光火石间,二宫忍不住想起很久以前在郊游的巴士上,为了打发时间而胡乱翻着同伴书包里的轻小说,一边看却一边忍不住吐槽的自己。

——真是老掉牙了总爱用心跳漏跳一拍的譬喻你要是真的心跳漏跳一拍还不赶紧去看看医生?啧这恋爱的酸臭味啊。

但是他明明就听见,自己的心跳乱掉了。就好像,明明整齐行进的队伍中间突然有哪个笨蛋失神踩错了脚步,然后整个队伍都变得不整齐起来。二宫和也想这样形容自己此刻的心跳声。

心中一声警铃响起。二宫和也觉得,这个人,真好看啊。

 

 


 

 

“……老板?”

“……啊……欢迎光临。”

“老板你睡着了。”少年的笑意还挂在脸上,“这样会少很多生意噢……刚刚有个可爱的小妹妹想买棒棒糖。”

“她超——级可爱的,所以就让她拿了一根……老板你不会介意吧?”

啊……等等!拿了一根??!

本来还晕晕乎乎的二宫和也,脑子一下就完全复苏了过来。

“你说什么!拿了一根棒棒糖!长得可爱也不行!”

况且我才是最最可爱的!

“——店是你开的还是我开的啊!你这样莫名其妙把我的东西当你的东西,事情会很尴尬的啊!”

刚刚自己脑子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一定都是错觉!这明明就是个蠢呼呼的臭小子!

却看到对方笑得更厉害了——甚至嘴唇张开成了一个可爱的菱形。

笑屁啊笑!

如果可以加上CG,二宫和也觉得,这一幕的自己,脸色应该黑得看不见五官、身后的背景应该堆满了热烈的红色火焰——再配上一个大大的生气的符号。

“骗你的。并没有小妹妹也并没有棒棒糖。老板我只是想让你快点儿醒——你一直一脸没睡醒的表情……这招好像很管用噢哈哈哈……”

“总之快点啦!”

然后递出了手上的汽水罐。

“你小子!”二宫接过汽水罐,用袖子擦了擦表面已经凝结的薄薄一层水珠,扫了扫条码。

对方迅速地掏钱,然后一气呵成顺手拿走了汽水。

等二宫后知后觉地想起,是不是要教训这家伙一下——至少狠狠敲他脑门儿一记——的时候,他猛然发现,少年的身影早就不见了。

年轻人果然腿脚利索,心里这样说着,二宫顺便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腰。便利店打工什么的,还是挺累的啊。

诶等等我是不是忘了问这家伙的名字。

自诩为泡妞好手的二宫和也君,人生第一次觉得,原来搭讪这么废脑细胞噢。

然而他好像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是个少年啊。

 


 

 

 

熟悉的声音第二次响起。这次二宫和也没有犹豫,迅速地抬起头然后狠狠赏了对方一个栗暴。

“老板你打人好痛呜。”撇嘴。“你这么凶便利店会没人来的!”

“你小子这么不懂礼貌小心找不到女朋友。”

一样的薄荷汽水。二宫和也熟练地扫了条码收了钱。

“我才不是臭小子呢!我有名字的!”甚至生气地拿着汽水罐在二宫的眼前用力晃了晃,“我叫相叶雅纪啊老板!”

“臭小子,我也有名字的啊不要乱喊!”

“不管!谁让你一直叫我臭小子!”

相叶雅纪看着对方气鼓鼓的样子,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然后一脸轻松地打开了刚刚自己剧烈晃动过的汽水罐。

嘭——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柜台后的二宫看着被汽水喷了满脸的相叶雅纪,忍不住爆发出了剧烈的笑声。收到对方凶狠的眼刀也假装没看见。

 




止不住笑,却还是领着相叶去了收银台背后的小房间,拿出自己平时用的毛巾给对方擦满身的汽水。

“要不你还是把衣服脱下来好了。湿哒哒的容易感冒。”

不如说是看着对方湿哒哒的贴在胸前的衣服忍不住抿了抿嘴唇?有点限制级的画面的意味啊。

“没关系我家很近……”对方摇了摇头,“我回家就可以换掉了。”

二宫愣住。

“那个……”

“我……”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噤了声。

“谢谢你二宫桑……”

“相叶你要不要……”

一样的情况。这次换相叶发出了巨大的笑声。二宫和也甚至在小小的房间里似乎也听见了回声。

像是被感染了似的,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fin

 

【意义不明小剧场】

(.゚ー゚):“说起来你当时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 ‘ ◇ ‘ ) :“啊……你挂毛巾的衣杆旁边就挂着一条胖次。上面大喇喇的‘二宫’两个字谁看不见啊。”

 

  41
评论
热度(41)
  1. 君君请爱护柴犬 转载了此文字

© 请爱护柴犬 | Powered by LOFTER